欢迎访问:偷拍色拍自拍-自拍区偷拍亚洲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和学姐的那几年

和学姐的那几年

大一结束,在我回苏州的火车上,雯雯姐发我短信告诉我她暑假想留在学校打工,只此简单的一句话,可我知道她想我陪她。所以一下火车,我又立马买了一张几天后返回南京的车票,并给雯雯姐发了一条短信:“我过几天就过来,等我”。

  那几天的假期,无非是找几个月没见的朋友同学聚聚,叙叙旧,可是那段时间我完全心不在焉,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脑海里不断交织出现的是雯雯姐和我暗恋的晓晓的身影,她们俩人的形象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讽刺的是那时的她俩都并不属于我,而我却因为她俩的存在,对生活、对未来、对感情未来一度很迷茫。

  迷茫归迷茫,日子还得继续过,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我毫不犹豫的登上了返回南京的火车。

  雯雯姐一如半年前一样,在我出站的时候,早早的在那等我了,这个熟悉的场景一度是我有点恍惚,六个月前的她也是一样在恶劣的天气中等着我的归来,只是那次是严寒,这次是酷暑,望着她那张被晒的通红的脸,那一刻,我几乎一度释然,反问自己一直以来是不是考虑的太多了,患得患失,至少我们能陪在彼此身边二感到开心,就足够了。

  暑假里雯雯姐去奥体中心附近的一家广告公司当学生工,工作的内容无非就是把一些广告策划录入电脑,做成电子档之类的东西,而我干脆去一家驾校报名,准备趁着两个月的假期把驾照学出来。每天晚上相聚的时光是最快乐也是最期待的,我的人生的第一次就是就是发生在那段时间。过程无非是一次我们又如往常一样,在校园中一个隐秘的角落里亲热,当时可能由于天气炎热,使得我俩那一次都特别燥热难安,当我把前一刻还在抚摸她穿着肉色丝袜的长腿手,慢慢撩起裙摆探入她内裤边缘的时候,雯雯姐一把抓住我我的那只手,一脸坏笑的看着我:“你想干嘛?流氓!”

  我晕,之前她我摸鞭挞全身的时候怎么不说?稍微加了点强度就成流氓啦?当然这话嘴上可不能说。

  “不是,就想检查一下发育情况。”我笑道。

  “你少来”雯雯姐也被我逗笑了,在我那只正不停往里伸的手的手背上狠狠的拧了一把“你当我是白痴啊”。

  其实我们从第一学期寒假到现在将近六个月的亲密互动中,无非就是亲吻抚摸,从没更进一步,但是要说我没想过做爱那绝对是扯淡,不过那时候的我毕竟没有性经验,再说那时大学里女孩子如果意外怀孕,那双方当事人都要被学校吃处分,严重点的甚至会被开除的(那时的大学相对于现在还是很保守的),我当时胆小比较小,或者说有点优柔寡断,所以每次和雯雯姐的亲密只限于我亲吻她,抚摸她,从未有其他举动,而雯雯虽然生活中大大咧咧的,但在这种时候,也没有了平时的豪爽。她每次只会把双手环住我的脖子,闭上眼睛,完全沉浸在我我对她的‘侵犯’中,再无其他进一步的动作。

  就在我准备再亲热一会就回宿舍休息的时候,雯雯突然做出了一个使我感到很意外的举动,她居然趁我不注意,隔着裤子突然一把抓住我勃起的小兄弟上面:

  “变大了唉。。。”说完还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手上还故意稍微使劲地捏了几下。

  我去,那一刻我感觉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奔向大脑,头晕乎乎的,周围的一切感觉都开始变得不真实,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女孩子抓住把柄,毫无心理准备。雯雯的这个举动让我始料不及。当我回过神来,做出了决定:

  “你要再不放手,我会吃了你的!”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会受不了的,姐。”。

  “怎么吃?”雯雯应该感觉到了我逐渐加重的呼吸,可她并没有打算就此打住,抓住我裤裆的手并未松开,反而时轻时重地有揉捏了几下:“你会吃吗,小弟弟”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面对雯雯姐的挑逗行为,我当时要是能冷静下来拨开雯雯姐的手,那我就真得怀疑一下自己的性取向了。

  一把拉住雯雯姐的手,转头忘校外走去,那一刻脑海中的什么处分,什么开除,变得一文不值,瞬间都被我抛到就九霄云外,那时的我心里想的只有做爱,得到她,得到雯雯姐,得到这个笑起来都会露着可爱可爱小虎牙的学姐,得到这个拿走了我初吻的学姐。雯雯姐也知道接下来即将会发生的事,也许今天晚上的一切的进展她早就有所准备,她对于我的举动并没有任何抗拒,只是任由我牵着她,走进了附近的一家旅馆。

  雯雯姐的表现并未如我预想中的那般紧张,从她用房卡开门进房,到脱衣洗澡,再到最后在床头柜子下找到调节台灯亮度的开关,她的熟练和自然让我认定雯雯姐的真实经历远比我想象的丰富,至少在我这样毫无经验的处男面前,她绝对担得起我加她的那一声姐。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雯雯姐对于我们这种偷情的举动感到紧张或后悔,从进门起的十几分钟时间里,她始终没有和我说话,只是默默地洗完澡,然后钻进了被窝,当我从浴室出来,躺在上床从背后紧张的抱住她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身体也在微微发抖,她的表现告诉我她也好不到哪去。

  后来的过程我记得已经不是很清楚,只是在我摸索着准备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下面很干,而我只会笨拙的一个劲的往里顶,交合处干涩的感觉似乎使她不舒服,而我也在这种紧张和下体传来的干涩的摩擦感的刺激下,毫无征兆的射了出来,一部分射在她的阴部,更多的淌到了床单上,前后的过程几乎只有1、2分钟,雯雯姐见状默默地起身,开始清理我留下的痕迹。

  休息了一会,我的阴茎又有了反应,可就在一番温存后当我再次想进入时,雯雯的下面还是干如荒漠,也许她的内心始终对这种背叛的行为有下意识顾虑和排斥,使得她始终进入不了状态。在我不断的抚摸亲吻下,情况始终没有起色,就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雯雯姐去浴室大了些沐浴露,抹在我俩的下面,这一次我很顺利的进入了纤瘦的身体……

  随着我后来的时光中,交往的女性以及做爱次数得不断增多,那一夜雯雯学姐穿上的样子我早已忘却,只记得第二天她叫我去买了一盒叫‘毓婷’的东西,才是我确定我曾在她身体内留下过我的气息。那是我们唯一一次做爱,可能出于后悔和自责,在那之后雯雯姐再也没有做过那一晚的挑逗,而我也没有提出过那种要求,虽然我们还是会牵手接吻,可是我知道那一晚后,雯雯姐对我的已经回不到以前那种无间的亲密。

  事实也正如我所想的,在雯雯姐邻近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她为了准备考研而一头扎进了图书馆,而我因为终于和我的暗恋对象确定了恋爱关系,我和雯雯的关系很突兀的戛然而止,我们还是会偶尔一起吃顿饭,聊聊天,但是也仅限于此,在未有其他。

  在我大二结束的那年夏天,雯雯考上上海交大的研究生,我只是在毕业前夕的一天晚上,很正式请她吃了一顿花掉我一个月生活费的晚餐,我们边吃边聊,回忆那几年的时光,至于接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我们选择把它放在心底,或者,彻底遗忘吧…

  在她离开后的时间里,唯一维系我们联系的短信也慢慢的少了,直至我换了手机号,雯雯姐从我的身活中彻底消失,再无音讯。

  毕业后我时常会和狗哥在网上的聊天中提起雯雯,他总是会很惋惜我和雯雯没走到一起,对此我从未解释过实情。

  我对雯雯感情的由来我始终也不敢确定,可能是对于的当时她困难处境的一种同情,也可能因为在空虚迷惘的状态下像从她身上得到安慰,也可能是其他的一些什么原因,但我知道那不是爱,我这辈子爱过的只有晓晓,即使和雯雯姐渡过了那一夜,但我依旧不认为爱和性可以混为一谈。就好比说狗哥把他的第一次留在洗头房的以为中年妇女生上,他也绝对不会仍定那是爱。



................    


相关链接:

上一篇:医学院的实验室 下一篇:大学就是性爱集中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